显示时间
  • 再现女孩失联
  • 校车安全事故
  • 学生溺水事件
  • 儿童拐卖事件
  • 绑架撕票事件
  • 火灾案例
12岁女孩放学回家时失联 父母寻找8天未果——来自中国新闻网 12岁女孩放学回家时失联 父母寻找8天未果

朱雅文,女,12岁,失踪时身穿灰色袖子的橘色上衣,蓝色牛仔裤,咖啡色鞋子,扎马尾,戴红领巾,身高1米48。是兰州市五里铺小学六年级(1)班的学生。

中新网兰州11月18日电(南如卓玛 徐雪) 兰州12岁女孩朱雅文11月11日晚在放学回家路上意外失踪,至今失联已达8天。连日来,父母及亲友昼夜寻找,无奈至今杳无音讯。

18日,朱雅文父亲告诉中新网记者,11日晚8时,见女儿久未归家,父母遂到嘉峪关路派出所报案。“这几年,孩子放学后都是准时回家,有什么事也会事先跟父母打招呼,从没出过岔子。”

随后,在警方调取的视频监控中发现,朱雅文下午6时05分坐上公交车,6时53在兰州三中附近下车,晚上7时20分,朱雅文从音乐广场走过,之后不见踪影。

朱父称,当晚家人在其所走线路上来回寻找了整整一夜,但未见女儿踪影。

12日开始,朱家亲友全城寻找孩子,印发张贴寻人启事,并通过微信、微博发帖求助。同时,走访学校、公交公司寻访可疑线索。

失联女孩,朱雅文,女,12岁,失踪时身穿灰色袖子的橘色上衣,蓝色牛仔裤,咖啡色鞋子,扎马尾,戴红领巾,身高1米48。是兰州市五里铺小学六年级(1)班的学生。

据悉,兰州警方、学校、公交公司、QQ群、微博、微信……各方各界,全城搜寻朱雅文8日。截至18日下午4时,仍未有她的消息……

当日,朱雅文母亲彭正萍告诉记者,孩子性格活泼好动,单纯善良,平时在学校表现很好。“从三年级开始就没有接送过,上学、放学都是她一个人,下午放学到小饭桌吃过饭做完作业才回家,一般不到晚7点就回家了。”

彭正萍说,女儿从小就很独立,因为从学校到家无需转车,所以从小学三年级开始,雅文就一个人上、下学。

雅文失联消息发出后,很多热心网友在QQ群和微博、微信上发布相关信息,姚晨、赵薇、舒淇等明星微博纷纷转发接力寻找,诸多媒体官方微博转发并号召大家帮忙寻找失联女孩。

17日,办案民警调查监控发现,的确看到朱雅文从兰州三中附近下车后一路步行到了北滨河路的音乐喷泉广场,其间并没有可疑人员跟踪雅文的迹象。在音乐广场附近的视频中看到,雅文经过音乐喷泉时,有一位摄影爱好者,身高1.7米左右,戴一灰色帽子,支了一个三脚架正在拍照。

彭正萍联系中新网记者,希望通过媒体寻找11月11日傍晚,在北滨河路音乐喷泉广场附近出现的男性摄影爱好者,和另外两名当晚在该处玩耍的学生,3人有可能看见过雅文的去向。雅文父母希望上述几人看到报道后能提供线索,家人一定会重谢。朱雅文妈妈电话:18393106636朱雅文爸爸电话:18919928898。(完)

延安一8岁女孩校门口遭公交碾轧身亡——来自凤凰网资讯

5月5日中午12时许,延安市慧泽路上延安慧泽小学门口,一名二年级女学生被一辆公交车卷入车下不幸身亡。

延安慧泽小学放学时间,老师组织学生们排着队在学校门口两侧人行道集合,一辆K4路公交车刚好从此驶过。“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孩子被撞了,快停车。”一位目击者说,公交车司机下来查看时并没有看到被撞的孩子,仔细查看才发现公交车底下后轮位置一个小女孩一动不动,当时司机就傻了,路边学校的老师赶紧拨打了报警电话。不多时,赶来的120急救人员查看后,确认孩子已当场身亡。

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该路段双向两车道,路面坑坑洼洼,学校门口的人行横道已经模糊不清。慧泽小学一位闫姓副校长告诉记者,该校有1000多名学生,三年级以上的学生中午都在学校吃饭休息,只有一、二年级的学生放学后由家长接回家。按照学校规定,每天放学后,学生由老师带至学校两边的人行道,有的有家长接,没有家长接的,学生自行回家。

延安一8岁女孩校门口遭公交碾轧身亡

据孩子家长的一位朋友讲,死亡小女孩父母是宝鸡人,夫妻俩都在延安打工,5月3日刚好是孩子8岁的生日。图为事故现场的女童家长。

一名事故现场的网友@Pisces_茆艺妮发微博说:在延安 公交车永远比私家车猖狂 疯子般的开车看到心好慌 腿软 有什么痛比得过丧子之痛!!!周围的人都在抹眼泪 几个小时过去 孩子们都要上学了 家长一个个的送孩子进学校 都是捂着眼睛 说不要看 害怕。”

广州8外来工子弟结伴游野泳5人溺亡——来自南方都市报

这已经是今年6月份入夏以来的至少第八起溺水悲剧

事情发生在白云区人和镇,蒲鱼庄对出的流溪河岸边,一个没了气的救生圈被随意地丢弃在了路边,若是它还完整,它或许等同于至少3条生命。

广州8外来工子弟结伴游野泳5人溺亡

2014年8月1日中午12时许,8名少年从花都方向骑车来到这里,4辆自行车东歪西倒了一地,孩子们下水嬉戏。他们的快乐还在感染着目击者时,悲剧随即发生了。

覃先生已到了中年,来自外地的他虽然总是在广州埋头打工,但也总是会去不远处的流溪河玩水,怀念一下童年的快乐。昨日下午他看着这8名少年到此,“年纪从十三四岁到二十出头不等,其中一个好像不会游泳,余下的都下水玩耍去了”。

覃先生一直看着这些人玩水,他说其中两名少年的水性比较好,前往河对岸的沙场偷了一条船,两人随即上船,划向同伴,期间还不停地向对面的小伙伴炫耀。

下午约1时30分许,感觉有些疲惫的覃先生上岸休息,蹲坐在河堤上抽烟。其表示,其爬上河堤后发现,小船已经行驶到了河水中央。

而约10分钟后,覃先生抬头时,发现河水中央好像有人溺水。“我这时只看见了三个孩子。”覃先生表示,见有孩子在河水中四处摸索,并大喊大叫救命,开始其以为是玩笑,但回过神来发现不对劲,则连忙上去询问,“一个小孩子上来后只是不停地重复一句话‘没了,五个人都没了’”。覃先生随后报警,相关部门的救援人员随后赶至现场进行救援。

广州8外来工子弟结伴游野泳5人溺亡

下午4时许,记者赶至现场时,事发的河堤上人头涌动,岸边的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结果,然而时间越迟,希望则越小。

在事发的河岸边,除了个没了气的救生圈外,还有4辆自行车,3瓶没喝完的矿泉水,两包香烟以及一些衣物。岸边的一群人伤感却又满眼希望地看着河中央,他们是失踪少年之一何某的家人,除了哭泣外,一家人一言不发。一名生还的少年穿着救生衣带着救生员在河面上一起寻找,一段时间后其返回了岸上,向记者证实,确实有5名玩伴不见。在岸边喝了两口水后,他又带着搜救员下河找人。

河面上数艘救援船只不停穿梭,蛙人也在孩子们落水的地方浮浮沉沉。直到昨日下午6时许,河堤上一辆救护车突然开动,救护人员抬着担架迅速冲向了河边,祈祷的人群一阵骚动,一名少年终于被找到了,经过现场医护人员二十余分钟的抢救后,这名少年被蒙上了白布,抬上了救护车,随后离去。

根据警方证实,在此后的约两个小时内,截至昨晚8时15分许,共有三名溺水人员刘某、王某和何某先后被搜救上岸,但全部死亡。

记者随后在现场走访时发现,事发地点附近200米的地方没有任何的警示标志,而在该流域的其他河段记者看到,仍有不少街坊在岸边戏水、钓鱼。一名8岁的孩子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也常在流溪河玩水,“看我晒得全身黑黝黝的就知道常游泳,不过这次看到出事了,以后都不会去了”。一名村民也告诉记者,去年也有一个人在此处溺亡。

对此,白云区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此处河段属于流溪河流域管理委员会直接管理,“我走了一圈发现这段河的两边都有警示牌,但恰巧就这个位置没有。”记者另从白云区获悉,事发后,白云区应急、公安、水务、人和镇政府等部门派出200多人到现场进行搜救,并对家属开展一对一安抚。

9时30分,警方再次传来消息,另两名少年韦某和廖某的遗体也被寻获并打捞上岸。

广州白云警方昨日向媒体通报,昨日下午2时许,白云警方接群众报警,称在人和镇流溪河水域有5人遇溺。接报后,白云警方立即组织民警前往救援,并通知120救护车到场。民警在现场水域以冲锋舟搜救,水警蛙人随后亦到场下水搜救。

经初步调查,溺水的5名人员分别为王某(14岁,广西人)、刘某(19岁,湖南人)、何某(15岁,重庆人)、韦某(13岁,广西人)、廖某(17岁,湖南人,均为男性)。据现场一名同伴称,当日上午10时许,他们一行8人从均禾街清湖村骑自行车到人和镇流溪河河段游泳,途经上述河段时,其中2人见河对岸有一艘小船,遂游往对岸并欲将船划回河边接其他同伴。当2人将船划到河中间时,另外3名同伴也游向该船,在上船过程中,船只发生侧翻,导致5人同时落水。

经警方对多起溺水事故进行分析,发现绝大多数是青少年独自前往无安全设施、无人看管的河流、水库、池塘,私自下水游泳造成的。

警方特别指出,最近天气日渐炎热,警方希望家长要加强对子女的安全教育,游泳时应该有组织或在家长陪同下,在游泳池或安全水域内进行,而不要私自到江、河、塘、湖、海等危险水域游泳。警方希望家庭、社会共同携起手来,严防此类溺水事故的再次发生。

广州近期溺亡事件

●6月19日下午

黄埔区南岗街某学校3名学生放学后到南岗街中央棉库对面 沿 江高速桥底游玩,一名14岁的男学生在桥底的一个水坑游泳溺水身亡。

●6月22日下午

某小学一名10岁的小学生与几名小伙伴到南沙广意路的一个鱼塘游泳,之后溺水身亡。

●6月27日

白云区钟落潭镇流溪河流域一小学生溺亡。

●7月2日上午

一名10岁男童在海珠区石榴岗水闸附近的河涌溺水身亡。

●7月13日

2名小学生蒋某(男,12岁)和罗某(男,10岁)在荔湾区东沙三路广州圆大厦对出的珠江水域下江游泳,随后失去踪影。

●7月21日下午

小学刚毕业的曹炼煜、曹乐鸣两兄弟,溺亡在了白云区人 和 镇鹤亭村的一处水塘。

7月22日,记者写着曹炼煜、曹乐鸣两兄弟溺亡的事故,那时做了一张这样的表格,希望悲剧就此打住,可是在仅仅11天之后,悲剧重演了。

广州男童超市玩摇摇车被陌生女子牵走——来自南方都市报 广州男童超市玩摇摇车被陌生女子牵走

电影《亲爱的》还未下线,刘凤英年仅2岁半的儿子小杰不见了。根据家属们四处查看监控视频发现,19日,小杰是被一个年轻女子在广州增城新塘西洲村刘凤英自家门口的不远处顺手“牵走”的。目前,当地警方已将此确定为拐卖儿童案立案,正加紧侦办。

10月19日,刘凤英和往日一样带着小杰来到了新塘大道西嘉泰酒店后门处的妹妹家,午饭过后,刘凤英哄孩子睡觉时,自己也颇有些困意,随即便也在床上睡着。“下午2点40分,我妹妹说带小杰去我父母开的士多玩。”刘凤英说,这也是常有的事,其并未留意,扭头又继续休息。

当日下午3时30分许,刘凤英被一串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电话那头妹妹焦急地说:“小杰不见了。”根据刘凤英的妹妹回忆,当天下午2时40分许,小杰并未和她一起前往士多,而是在离士多约30米远的好又多超市后门处停了下来,玩弄着门口的“摇摇车”。

“这附近都是熟人,小孩子平常也是一个人这样玩的,感觉没什么危险。”刘凤英的妹妹说,见小杰不肯离去,她便独自前往士多,“超市里面还有个儿童乐园,我们给小杰办了季度卡,小杰一般玩一会‘摇摇车’后便会自己前往儿童乐园玩耍,平日里都是这样的”。

可怕的事情终究还是来了。刘凤英的妹妹在当日下午3时10分许再次前往超市时,里里外外都没有见到小杰的身影,慌了神她连忙跑回士多喊人帮忙,一家人在周围找了近一个小时仍旧无果后,众人才开始觉得小杰被“拐走了”。图为监控视频拍下的拐走小杰的女子。

广州男童超市玩摇摇车被陌生女子牵走

随后小杰的家人赶往超市,希望查看超市的监控视频。根据监控视频显示,小杰在当日下午3时3分许,被一名年轻女子从超市后门牵走,当时该女子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孩。

家属们随后报警,据悉当晚增城警方出动警力近百在西洲村找寻,但最终无果。家属们此时也并未闲着,拿着小杰的照片及监控视频中女子的照片四处询问。“很多人都说见过那名女子,说她经常在超市出没。”刘凤英说,一家人随后在新塘大道西附近多家超市的监控视频内发现了该女子身影。令人遗憾的是,当天始终没有找到知道该女子居住在何处的人,直至第二天。

20日早上9点钟,小杰的姑妈在大塘基东路1号4楼的阳台上发现了有些眼熟的小孩衣物。“我们出门寻找,除了认人的面孔外,还记得那个女子所穿的衣服和两个小孩所穿的衣服,我当时肯定4楼的衣服就是另外一个孩子的衣服。”小杰的姑妈连忙喊来亲戚,上门查看,但敲门声在狭长的握手楼走廊内回响了十余分钟仍不见有人开门后,大家选择了报警。

“人已经不在里面了。”刘凤英说,她满怀希望等待警方打开了门,但里面空无一人,“我当时就瘫在了地上,感觉很无助,出了新塘,出了广州,全国这么大,我应该怎么找……”

刘凤英随后觉得亲属认错了衣服,但4楼其他住户在看到监控视频的截图后说,图片上的女子就住在401,这也让刘凤英有些绝望。昨日下午,该栋楼的房东也告诉记者,401内住着3个人,一男一女外加一个小孩,男的来自广西,女的来自湖南。“住了大半年,但并未登记相关信息,月租金280元,10月份的租金已经缴纳。”房东还表示有这一男一女的电话,已提供给了警方。

小杰的父亲很懊恼。他表示,根据超市监控视频显示,小杰被嫌疑女子牵出超市后,恰巧经过士多门口,而他那时正在门口坐着和朋友闲聊。“不过我当时背朝马路,而且由于太阳很大,我在背后还放下了一张帘子……”他说,如果不拉帘子,小杰肯定能认出他的背影,喊一声“爸爸”,也能“躲过一劫”。小杰走失的消息传出后,热心的网友们纷纷通过自己的微博或是微信转发给朋友,希望若有人看到了小杰,尽快通知警方或小杰的父母。

后续补充:广州公安:#警方通报#【广州增城警方快速破获一宗拐卖儿童案件】广州增城警方今天(10月21日)向媒体通报:10月19日发生在新塘镇西洲村的一宗拐卖儿童案件已经告破。10月21日,增城警方经过缜密侦查,在广西灵山将涉嫌拐卖儿童的2名嫌疑人抓获,安全解救出被拐的儿童。

湖南岳阳县3名小学生遭绑架“撕票”事件调查——来自新华网

新华网长沙11月3日电(记者刘良恒、黄兴华)年逾古稀的张年勇怎么也没有想到,当见到朝思暮想的孙子、孙女时,原本活泼可爱的他们已经变成了冷冰冰的遗体。10月30日,湖南岳阳县3名农村小学生遭到绑架“撕票”。

11月1日,当地警方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张兴艳,而他竟是被害者比邻而居的亲戚。3个花季少年不幸殒命,3个农村家庭从此支离破碎,这其中究竟有怎样不为人知的隐情?

上学路上命归黄泉

10月30日8时48分许,家在岳阳县筻口镇南源村的张年勇接到孙女刘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对方问孩子怎么没有来上学。正在村里开党员会的张年勇心头一惊:“孙子孙女早上6点多就出门上学了,难道没有赶上校车?”

张年勇马上打电话给校车司机冯某,对方称早上没有接到孩子。张年勇又拨打110报警,民警建议先发动家人亲戚朋友在张家到学校一线找一找,可直到下午还是没有找到。

正在张家人毫无头绪的时候,一位同村小学生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刘某和弟弟张某某以及另外一名小学生张某上了一辆黑色小轿车。南源村支书毛军雄立刻打筻口镇派出所一位副所长电话报案,警方正式介入调查。31日晚11时许,张年勇还接到了一男子索要90万元赎金的匿名电话。

岳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朱春晖介绍,办案民警通过走访调查,于11月1日下午3时左右确认张年勇邻居张兴艳有重大作案嫌疑,下午5时在岳阳市区一茶楼将他抓获。经初步审讯,犯罪嫌疑人张兴艳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当晚警方带其指认现场,3名被害小学生遗体相继被找到,家属也确认了身份。

据张兴艳交代,10月30日早上6时许,他驾驶一辆黑色比亚迪轿车,在筻口镇七市村离被害小学生家不到一公里的岔路口,将张某某、刘某和张某骗至车上,然后经过临湘市长塘镇、桃林镇等地。他将三名小学生先后在临湘市忠防镇和白云镇公路边山林中杀死,然后抛尸逃离作案现场。

湖南岳阳县3名小学生遭绑架“撕票”事件调查

没出五服的“老实”族人为何丧心病狂?

2日下午,记者在筻口镇南源村看到,被害者张某某、刘某爷爷张年勇家和张兴艳家比邻而居,两家楼房墙挨着墙。这两名被害者父母新修的楼房离张兴艳家的房子距离也不到50米,另一名被害者张某家也住在附近。

当地村民和乡镇干部告诉记者,凶手和被害者父亲同属张氏家族,相互之间还是没出五服的族人。从平时言行来看,张兴艳是个“老实人”,常年在外做生意,在南源村居住的时间并不多,他为人也比较礼貌,看到熟人会递烟。不过,张兴艳性格比较内向,不太喜欢说话,被当地村民戏称为“哑巴”。

张年勇告诉记者,他和张兴艳的父亲因为房屋改造和下水沟排水两件小事有过小矛盾,但是与张兴艳没啥过节,连脸都没有红过,儿子张斌常年在外打工,跟张兴艳也没啥纠纷。另一名被害者张某父亲张文武说,他在广东打了10多年工,最近才回到岳阳做生意,跟张兴艳交往极少,更谈不上有什么矛盾。

朱春晖告诉记者,据张兴艳交代,他绑架3名小学生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图财”。由于曾经接到过索要赎金的电话,这个说法得到了张年勇等人的认可。

据当地村民和乡镇干部反映,张兴艳几年前开了一家鞭炮厂,亏了十多万元,后来他在别人的烧烤店打工,最近又传出四处筹钱想开一家足浴店。

朱春晖说,警方还在进一步审讯犯罪嫌疑人,一定会给公众一个交代。

悲剧有可能避免吗?

除了谴责凶手外,3名被害小学生家属现在最不理解是,为什么校车司机冯某没有接到孩子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家属?为什么校方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家长孩子没有来上学?他们认为,这3个孩子本来应该是有一线挽救生机的。

记者了解到,从几个学生家里到搭乘校车的地点大约有1.5公里路,这段路程平时都没有家长接送。校车队长冯五湖告诉记者,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家长没有接到3个被害小学生,是因为校车司机冯某的手机没有电了。“我们收费不高,除去油费、人员开支,基本没什么盈余,根本没有钱再请专人押车。”

张年勇告诉记者,3个孩子大约早上6点10分出门,走到搭乘校车的地点需要20分钟左右,从乘车点到学校大约5公里,校车最多跑10-15分钟。也就是说,学校最晚在7点过一点就应该发现3个孩子没有到学校。“为什么到8点48分左右才给我们打电话?早一点或许还有挽救机会啊。”张年勇说。

记者致电被害小学生就读的临湘市长塘镇托坝中心小学校长冯国庆等人,他们对被害学生家长的质疑闪烁其词。记者问冯国庆,家长很不理解,为什么直到2日下午,还不见校方代表到被害学生家中表达慰问之情。冯国庆并没有正面回答,连声说:“还请你们媒体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冯国庆告诉记者,校车公司由私人运营,是临湘市教育局招标确定的,校车公司与学校之间没有直接的管理关系,但学校与校车公司签订有责任状。“对接环节显然没有做好,校车司机和学校老师都疏忽大意了。”张年勇认为。

联系电话:020-66696816

Copyright(c)2014-2018 小手安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54352号-2 版权所有 广东“安全与你同行”校园安全公益活动组委会

在线客服:(在线) 在线客服:(离线) 在线客服:(离线) 在线客服:(离线) 在线客服:(离线)
在线客服:(在线) 在线客服:(离线) 在线客服:(离线) 在线客服:(离线) 在线客服:(离线)